ww江南er

这里素一只可卖萌可调戏的江南南w主坑择天记欢迎来勾搭w啊勉强算个渣文手+画手??!
QQ:1853592318要注明是乐乎的小天使们哟w

占tag致歉x

昂那个各位好xx这儿江南,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没有肯定的)qwqqq,最近想重新写择天同人文xx依旧原著为主、主吃陈唐qwqq但会带上关唐等cpqwqq悄咪咪问问大家吃这对—关唐嘛qwq顺便暴风式(bu安利几位关唐太太的文xx搜关唐tag就可以找得到了qwq

《暖春》(英伦篇·上)

国/家x首/都设定xx雷者慎入qwq
此篇为邪教cp乱炖没办法我我没有脑洞了x以及此篇出现cp为露莫,英伦,京莫等【捂脸】。
这儿并不是历史考据党如果有误请提出qwq
私设有参考*注意。
莫/斯/科:米哈依尔·布拉金斯基(昵称:米沙)
北/京:王燕平
伦/敦:查理 ·柯克兰
巴/黎: 尼古拉斯•波诺弗瓦(昵称:柯林)
其余出场角色为英/国,法/国,俄/罗/斯 ,华/盛/顿,纽/约等等——————
————————————————————————————————————————————
“你要知道,没有一个国/家不爱他的首/都。”
金色的阳光纷纷扬扬洒在这个历史悠久,浑身上下充满着艺术氛围的古都上。
浪漫,优雅,平和。
就如同那温暖的阳光,在巴/黎,所有的不幸与生活中的失意镀上了层金边,将那些污秽黑暗隐秘于表面的光明之中。
“你个法/国佬究竟想说什么?”
暖色调的氛围中,有一个年轻人跟周围一切格格不入。
他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细碎的发丝并不让人觉得杂乱,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魅力。一双如宝石般纯净,不透一丝杂质的碧绿眼眸。无论你是贵族家的大小姐,还是风流万种的少妇,只需你瞧上一眼,便会深深陷入那份美丽之中。不过有些可惜的是,青年的视力似乎因过度的劳累而下降,他的右眼戴着一副水晶质地的单片眼镜。在其之上,雕刻着诸多的金色花纹。掉垂下的镜链在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银色的光芒。凭借这一点,便可看出此人的来历不凡。更何况他那一身昂贵的西装,光滑柔软的丝质领带呢。
多半是自己高攀不起的人物。暗送秋波的怀春少女轻叹口气,只能作罢将人生中的那惊鸿一瞥深深铭记在心中。转身却瞅见了另一位自己熟知不已的,整个巴/黎最尊贵的人。
准确的来说,他就是巴/黎。
这位巴/黎先生似乎遇到了麻烦,他满脸愁容,原本和弗朗西斯(法/国)一样华贵的金发在此刻却枯燥不堪。那双天蓝色的眼眸中不在温柔如水,反而充满无奈之情,迷人的眉目间稍带燥意。
“哦,好。平静点我的少爷。”
他开口了,磁性低沉的嗓音富含浪漫的腔调,仿佛能抚平心中一切的负面情绪。
但可惜的是,那位让巴/黎大人苦恼极了的“外来者”毫不领情。
“你他/妈让我怎么平静?”
令人惊讶的,穿着打扮一副绅士模样的年轻人操着一口正宗的英伦腔。可从他的薄唇传出的话可并不是太中听。
他烦躁的将系紧的领带一扯,脖颈处白皙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春天还带一丝凉意的空气中。
巴/黎见状,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四下张望了番,快步上前将毫不在意形象的人扯到小巷里。
“说真的,你就不能注意点?要是被亚瑟(英/国)知道你在私底下是这番模样,”
还未等他说完,年轻人似是被某个名字触犯到逆鳞般,强硬的打断了他苦口婆心的教导。
“听着尼古拉斯,”年轻人深吸了几口气,压了压了胸腹中不能发泄的怒气,他的那双绿宝石般的眸子在昏暗的小巷中闪着幽光,“我是说——这段时间里,我想要在你这边待几天。”
巴/黎神情有些复杂,他站在一旁,静静注视着这个比自己稍矮的男子。
年轻人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侧脸,微仰起头,被街道旁茂盛的树荫切割成片片的暖阳,映射在他的脸上,平和静谧。青年姣好的容颜在此刻却微微模糊,仿佛时间在他的身上停滞不前,岁月的蹉跎也不过是过往云烟罢了。但他眼中的那份和往日一样的不屑,傲然,却是时代的洪流的怎么也冲淡不了的。
过了许久,巴/黎长叹一声,终于支撑不住。他伸出手指,在年轻人额头上轻轻点了下。在接触到柔软的皮肤后立马收回。没等青年反应,他抢先发话了。
“可以可以,哥哥就大发慈悲收留你这个跟自己国/家吵架的首/都。但是——”
他眨了眨眼,语气一顿,语调一转,
“在你们两个冷静下来之后,我希望伦/敦——查理你,能够和亚瑟道个歉。”
破天荒,伦/敦并没有和这个老对头大吵一番。他挑了挑没有亚瑟粗的,意外好看的眉毛,轻声应了下来。
巴/黎见了,心中总算是舒了口气 ,他抬手拍了拍伦/敦的肩膀,故作老成。
“这就对了嘛,所以查理你比纽/约那毫无艺术细胞的二愣子好多了,”
“你要知道,没有一个国/家不爱他的首/都啊---”
首/都可是国/家的心脏。
“啊,啰嗦。”
伦/敦淡淡瞟了眼他,眸光凛冽。
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涌动着。
就在这个——温暖的春天。
TBC
————————————————————————————————————
我死了我还活着。(跪)

#涵仔人设##cp帝魔注意##2、3p滤镜真他妈刺激#qwqqqq我爱小哥哥们

《择天记脑洞系列》花吐梗ww(上)

很久没写择天记同人文了,最近择天记动漫第二季播出了ww很开心。于是cp老样子陈唐。私心加了个折唐。折唐我可是第一次正式写所以会崩hh(说的你好像哪一次没崩过)于是文中私设较多,bug也多请多多见谅。
至于结局是he还是be这种事情我可不会说。
--------------------------
自古以来,海棠便深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它花姿潇洒,花开似锦,雅俗共赏,常与牡丹、玉兰、桂花一同栽种在皇家花园内。素有“国艳”之美誉。
在周狱里,陈长生看到那两株海棠树时便自然而然想起了,从书上看到的这一段描写。海棠花的确很美。他这样想着,内心的紧张似乎也平复了几许。
陈长生侧脸瞥了一眼身旁的唐三十六,不知为何,唐三十六一进院子便望着海棠花。在陈长生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墨眉微挑,深邃的眼眸流光暗转,真不知在想什么。
说起来,唐三十六的本名就带有一个“棠”字呢,也不知是何用意。
好不容易从周通那边把折袖要了回来,在向国教学院回去的马车上,陈长生解开了折袖的上衣才发现他竟然全身是伤,竟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皮肤。
看到他伤势如此严重之时,陈长生三人有一瞬间真想回去将周通碎尸万段,凌迟致死。
事实上,陈长生在之后确实做成了这件事,但那时,唐三十六已经无法看见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看到折袖伤势的那一刻,唐三十六眸光微闪,后沉于黑暗。
同样没人看见,平躺在地上疲惫不堪的折袖在阻止了他们的冲动后,扫了眼沉默的唐三十六。
从那时起,唐三十六变得有些举止怪异。
对于轩辕破来说,唐三十六依旧是老样子,油嘴滑舌爱贪便宜。他认识的人当中就属他嘴贱,简直欠打。
但和唐三十六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陈长生眼里,他和以往不一样了。
以往的唐三十六整天无所事事,没心没肺。调戏姑娘骂骂人,抱怨着自己却依旧听他的话。可是现在,唐三十六却显得心事重重。既不上街去逛闹市,在耍贫嘴时显得有些僵硬。
最主要的是,他变得越来越沉默。经常缩在房间里,不知在做什么,而且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整个人总体来说十分憔悴。
尤其是在唐三十六和他镂花窗前的那盆三四寸的秋海棠在一起的时候,开的娇艳鲜红色柔嫩的花朵,对比起他那苍白的面容,总是显得那么刺眼。
已经七月了。
折袖的伤也好了许多,虽说依旧严重,但他凭着他那可怕的毅力竟可以下床走路了。
折袖也意识到了唐三十六的不对劲。
首先是在靠近他房间的空气中折袖凭借着狼的敏锐嗅觉,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哪怕一股高级香料强行掩盖住了,折袖也依然察觉的到。
血……?
折袖心微沉,按理说唐三十六并没有受伤,血腥味究竟从何而来。
于是他当机立断去找了陈长生。
陈长生听罢后,沉默良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频频蹙起的眉暴露了此时他的心情。
“那…去问问唐棠?”他犹豫不定。
“不。”折袖摇了摇头,声音沙哑,“论他的性子,没那么容易。”
陈长生不说话了。
“禁制。”折袖盯着他的眼睛。
陈长生沉思了一会,解下腰间的无垢剑递给他。
折袖淡然接过,拄着拐杖悄无声息的走了。
然后他上了小楼,站在了唐三十六门前。
房间内靠窗的那张木桌上,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几叠纸,不知是否因为微风拂过,散落在桌面,发出“沙沙”,纸张特色轻柔的响声。还有一张缓缓飘落到了泛着褐色的地板上。
现在是清晨时分,按唐三十六懒惰的性子,此时恐怕还没醒。
折袖可不管那么多,抽出无垢剑凭着剑气一挥便破了散布在房间的禁制。
准确来说是结界,如有他人入内而特意提醒房中的主人,是唐家独有的法器。
提醒主人……干什么呢?
还是提醒主人要隐藏什么。
随着禁制的破解,在房间内身为主人的唐三十六也随之惊醒。
他暗叫不妙,来不急猜测是谁,便匆忙下床抄起桌上的那叠纸卷起打算收入法器之中。
但为时已晚。
折袖已经推门而入了。
唐三十六此时内心表示简直是日了秋山君。
于是两人就这样尴尬的对视着。
“咳咳,你大早上来我这里干嘛?查水表?”唐三十六不自在的瞪了他一眼,背在身后的右手却试图将那叠纸卷起塞袖子里。
折袖默不作声,盯着他,如一匹狼。
——————————————
不行编不下去了hhh妈的我在写什么鬼!

《狂月短篇脑洞系列》小段子哟

于是我来产粮啦……???
-------------------------------
#受害者# [ 神崎 满 ] ?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接近我,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爱我……
我好恨…我好恨……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既然如此……
那就全都消失吧……
呐,加害者们。
-------------------------
#伪装者# [ 速水 响也 ]
做为速水家的人,我明白的哦。
为了家族那不值钱的荣耀,为了那不知是谁的脸面,我会一直一直听话下去的。
扮演一个好学生,也不怎么难。
但扮演一个好儿子……首先他得有个好家长不是吗?
对吧……
我的父亲。
既然你抛弃了我们,那便请你去死吧。
毕竟----我们是一类人。
-----------------------------
#加害者# [ 天宫 翔 ] ?
是我的不对……如果我能早点注意到的话……翔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模样。
如果我能更多……更多的关心他的话……
事情就不会这样。
梓纱,进也不会活在愧疚之中……
哈……我在想什么呢。
明明,我已经死了啊。
----------------------------
#背叛者# [ 皆川 进 ]
我对不起翔。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永远走不进他的心里。
比起直视他阴郁的令人讨厌的双眸,还不如与他保持距离。
但在那天,我后悔了。
我对不起满,我也对不起翔。
当年的一个过错,至今的这份懊悔。
只能深深,埋葬在心底。
------------------------------
#无辜者# [ 渡 康平 ]
响也有问题。
这种事情……我早就感觉到了。
一脸纯良的笑着,但内心城府太深。
这种人,不能深交。得提醒隼人离他远点。
…………
果然吗。
他可真狠。
血流的越来越多了……眼前也看不清了。
就这样结束了吗……
隼人,别靠近他……啊。
---------------------------
#牵连者# [ 海腾 隼人 ]
他们说……康平死了。
这怎么可能?!康平他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只要别妨碍我,他就不会死他还有救!
康平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
怎么可能……会死在我的前面?
对了!都是他们不好,都是他们做的!
我要替康平报仇……
康平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了。
----------------------------------
所以我在写什么????

《爱情的距离》

七月初夏,天气变得有些燥热。被刷得雪白的教学楼外的林荫小道上,蝉依旧不知疲倦的躲在茂盛的树叶深处,像极了一个偷窥者。
随着天气的转变,那些正值青春期,身体内拥有着不知多少热血,天马行空的大脑内又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的高中男生,心底也有什么蠢蠢欲动,叫嚣着马上便要冲破。
而捧着一本书,坐在树荫底下,乘着凉,装作认真,但那有神的双眸却不知在偷偷看着哪家走过去的少年郎,又或是哪家搭话时故作镇定的面容,举止优雅的行为,却不让人知道女儿家的那些偷偷摸摸的心事,全都藏于被捏紧有了褶皱的书页上的少女。
整座高中,都陷入了恋爱的氛围中。
高一的一间普通的教室里,有一位戴着红框眼镜,性格十分不合群的少年。
与往常放学一样,他收拾了东西,准备去探望一下自己的母亲。
可刚走到门口,他却被一个人拦住了。
“哟,满君这是要去看望你的母亲嘛?”
那人背着光,灿烂的阳光照在他不算高大的身形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边。俊秀的面容上,是弧度一丝不差的微笑,深邃的瞳孔深处流露出几分温柔。他眼角带笑,节骨分明白皙的手上正拿着一束玫瑰花。
被称作“满”的少年微微眯眼。
有点刺眼……但却很温暖。
不知是阳光还是人。
“嗯,是的。速水同学有什么事吗?”满抬眼看着面前一脸微笑的人,唇齿轻起,却面无表情。
“哎呀,都是同学别这么冷淡。”响也歪了歪头,笑容不减。他一步一步朝满走来,手中的玫瑰也随着幅度抖动,偶尔有几瓣脱离了花心,在空中飘摇了几秒,缓缓落在了地上。
“我只是想和满君一起去看看阿姨哦。”
“我想……满应该不会介意吧。”
响也这样说到,此刻他离得已经很近了,可他与满的距离却不差丝毫的保持在一米。
满似轻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别人都这样说了,自己也不好拒绝。
毕竟……已经很少和别人这样接触了。
偶尔一次,也不要紧吧。
响也看着面色复杂的满,目光一沉,突然他快步上前,空余的左手一把握住了满的手。趁他还未反应过来便大步牵着他向医院走去。
满微愣,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上了他的步伐。
为什么……意外的不反感?
因为还是带有一丝陌生,被响也握住的手微微蜷缩,似有要挣脱之意,但下一秒就被加大了力道。
温暖的掌心紧贴着自己微凉的手背,修长的指尖低着柔软的手心。
满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快。
哪怕到了医院,母亲的病房外,他俩的手都没放开。
被医院告知母亲的情绪前不久很不稳定,现在已经睡下后。满没有选择进去,而是透过被擦洗的一尘不染的窗户,凝视着病床上的亲人。
而身后响也只是静静看着他,许久后没来由问了满一句话。
“满,你说……爱情有多长?”
满闻言回过身,垂眼默默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望向了病房内。
“我想……应该在生死之间吧。”
响也勾唇一笑,从背后环住了满,并将手上那束玫瑰花塞入了他的手中。
“是吗……?”
原来如此。
---------------------------------
等到过了很久,久到他们进入了洋馆,久到响也被梢刺了一刀后生命垂危时。
还记得那时满跪坐在他的身边,紧咬下唇,撕下布料为他包扎,止血。
而响也只是靠在柜子上,偏头痴痴望着布满灰尘的旧窗外那轮美丽的满月。
只是这时又不知,是那美丽的月光还是身边的人。
响也这时又发问了。
“咳咳……满啊,你说爱情有多长?”
满手上动作一顿,后继续包扎道。
“……我觉得在你我之间。”
“哈哈哈……”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却带着沙哑,牵动着谁的心。
------------------------------
后来满把响也带入了医院抢救,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等到响也身体好多了时,已经在来年盛夏了。
他躺在病床上,扫了眼日历,微微一笑,看着身旁的满对他伸出手,示意他弯腰靠近过来。
满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谁知响也一把按住他的头,然后不由分说吻了上去。
微凉的双唇相贴,轻咬着,柔软的舌灵活撬开满的牙关,恶意划过牙龈后霸道的缠住了满的舌尖,在他的口腔中贪婪地索取着。
待响也放开满时,满已经脸色微红,朱唇微肿。
“响也,你说爱情有多长?”
满微微喘气,问出了这个响也问了很多次的问题。
响也听后轻笑了两声,满目温柔。
“傻瓜,我们俩的爱情根本就没有距离。”
“以及,七夕节快乐哦。”
--------------------
这就算是七夕贺文吧……我究竟在写什么啊啊啊!!
崩溃脸。

#满的音乐列表总会混入了奇怪的的东西#

#满的音乐列表里总会混入些奇怪的东西#
作为五人组里唯一拥有mp3的人,满的地位在某种时刻十分重要。
人嘛,都有各自的需求,各自的爱好。尤其是像高中这个学业繁重,没有太多趣味而消沉的年龄段,总要找些乐子来玩玩,消遣消遣。
于是,百般无聊的主角伙伴们便将魔爪伸向了满的mp3。
————————————————
康平众所周知,性情比较冷淡,很有主见也是个很冷静的人。
他并不喜欢吵闹,嘈杂。能忍受隼人和进也纯粹因为是朋友的原因。
自然他也很讨厌太过激烈的音乐。
像摇滚什么撕裂耳膜的歌曲也不太会沾染。
所以康平大多数会听一些伤感情歌,民谣轻音乐这类既不吵闹又很有意境的音乐。
这样很适合写作业,看书。康平是这样想的。
但当满拿出mp3时听到从耳机清晰传来的“千年等一回~~~~”时,内心是茫然的。
看着坐在树荫下看书的康平,满突然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噫————!
————————————————
相比较康平,隼人就和他完全相反。
隼人本来性格就很闹,非常活泼,听的音乐自然是很激动人心,富有感染力的。
康平满你们听那些民谣轻音乐啊钢琴曲什么的不觉得很困嘛?
隼人一开始是这样问他们的。
康平什么都没说,给隼人放了首洛天依的《三月雨》。
满也同样没说什么,给隼人放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隼人听完后是崩溃的。
但这阻挡不了他热爱摇滚的内心。
所以常常可以看到隼人拿着mp3一边写着作业脚下却打着节拍,嘴里还不时哼哼着旋律,高潮部分时还动情的吼上两句。好吧,这是道靓丽的风景线。
满从隼人那儿拿回mp3时,耳机里那熟悉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众多广场舞金曲却让他彻底懵逼。
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
响也这位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家长中的乖宝宝,女生中的梦中情人,男生中的眼中钉,变态中的极品(咳咳),好莱坞的巨星………………
听的音乐在不知道的人看来却很平常但却优美。
响也喜欢听些古风,日文歌与古典音乐。
适当放松一下也是一个好学生应有的情操哦。
响也是这样说的。
靠在微微晨光透过的窗边,闭着双眼沉醉在音乐当中,每个少女看了都会怦然心动,但腐女除外。
抱着再怎么变态响也也是一个扮演了这么多年的好学生的人,自己的音乐列表应该不会遭太大的殃……吧的想法,满打开了mp3。
“天生妩媚风流俏模样
偏嫁五尺短儿郎
谷树皮 三寸丁
夜夜空对 枉自结愁肠
身就娉婷袅娜好身段
若为娼 无妨
冠花街 压群芳
身无所拘 心无疆”
满一脸复杂。
这………………………………
再看了眼音乐列表。
《威风堂堂》,《虎视眈眈》,《狂喜乱舞》,《极乐净土》等著名小huang曲简直瞎了他的双眼。
他敢打赌《极乐净土》绝对是响也想看他跳的。
不得不说,响也简直本性难移。
————————————————
作为“满”的青梅竹马,进也耳濡目染的喜欢听些古典钢琴曲之类的,但进听的音乐很杂,他那傲娇的性子也不怎么好说。
他也不怎么好意思动别人的东西。
(进:这就是你给我介绍那么少的理由?!)
总之,满对进是很放心的。

《狂月短篇脑洞系列》肉渣注意x

抱歉我第二篇被吞了不知道多少次,好吧我学乖了不作死啦,所以我们走个外链xx
http://www.jianshu.com/p/8f242a2df211

《狂月短篇脑洞系列》我觉得我都可以看标题识作者了。

#神崎满与他的小伙伴们的自述#
前方高能,有毒注意!
各位好,我是神崎气球漏气葛优鬼畜满,相信大家都对我有着不错的映像,最后结局黑成那样的锅我不背。寄刀片请右拐三色面包处。还有我这名字是闹哪样,多大仇。啧,总之我本人是一个很安静(缺爱),爱听古典音乐(缺爱)的人,别问我为何蹲下来像个蘑菇,这只是像素(缺爱)的表现。再说我还是动画(缺爱)的儿子。那个缺爱你好烦啊,我觉得我有必要将你交给响也谈谈斧子的三十六种用法。
————————————————
大家好,我是速水不漏气不缺爱不悲惨的响也。噫这名字有点让人不爽呐。嗯我是一个优等生,学习方面还不错,如果各位学·渣们(啧)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毕竟这是天·赋上的智·商因素,我也很体谅你们的哟,绝对没有挖·苦你们,请不要误解。我对三色面包给我的设定还是挺满意的,虽然死的惨烈了一点,但总比另外两位好(啧),还有我是画师的儿子不服来战,况且死前还疯狂了一把也不算亏。我很喜欢看到你们在绝望中无力懦弱的表情哦——(咳咳)哦抱歉,总之我是速水响也,爱我的人们请不要吝啬你们的爱哟。(有毒啊你)
————————————————
你们好,我叫渡河妹妹你坐船头发胶戳死人没人爱阴阳眼死的早康平。……抱歉导演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名字的问题。咳咳,好了继续。我的性格比较冷淡,希望各位多多谅解。以及请不要叫我温柔的麻麻桑,我认为我只对隼人好点。(狗粮)对于其他人嘛,就这样。(差别对待有木有)关于狂月我的设定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台词少,领完便当好放松,还可以顺便圈圈粉。只不过三色面包制作组对我有点……好了不说。对于剧情中我最不容人的是为何我都第一个死还死的那么惨,最后还得被我的幼驯染拖尸?脸朝下这就有点过分了。其他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
————————————————
哈喽大家好呀~我是海有人藤爱像素的亲儿子才不娘特可爱帅气的隼人哟~——这个名字我好满意呀!(……)咳咳咳咳!我是康平的青梅竹马这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我和康平关系很好的,他就像我的妈妈一样照顾我,真的很感动!所以说为嘛他要第一个死嘛简直就是偏心!还我的康平讨厌的三色面包!我要吃了你们!(大雾)关于我的剧情我算是还满意,毕竟第二个死可以快点去陪康平嘛!虽然拖尸那段真的不是我的意愿我的内心在滴血你们看到没看到没?!虽然一开始拿到剧本时看到自己是被响也失手推下去的,还是有些惊讶啦,但为何是被挂在**上当背景哒?!这就不人道了吧!!算了只要有康平一切都好!
————————————————
咳咳,你们好,我是皆川头发和康平戳死人放下来帅死人傲娇属性身高挺高的进。啧……这名字是要干嘛?!上天吗?!哪个人写的剧本!(顶锅盖逃)额……抱歉失态了。在这里我也没什么想说的,最后在真结局中捡了条命我也是很感谢编辑。不得不说响也那下推的真狠,不过是满的青梅竹马而已,用得着这样嘛?啧,无聊的占有欲!满有什么好的?性格阴暗独来独往,那种人怎么可能让给你?!(傲娇傲娇)啧好了就这样,我也编不下去了!!总之,谢谢各位对狂月的支持!
hhh我爱鬼畜!

《狂月短篇脑洞系列》

听说最近剧组更很火?我也来试试~
一,传说中的通告?!
“康平康平!!”隼人一脸兴奋地踢开了门,踏进了这个一百三十多平米但实际上住四个人却显得十分拥挤的家。
“嗯?”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康平听到隼人的话,不解地看向他。
正当隼人要开口时,隔壁邻居大妈的声音传来了:“隼人你个混小子今天饭吃多了是吧?!别的人在午睡呢你吵什么?!”
隼人闻言抖了抖,赶忙向她道歉,然后关上了门。
响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水。
看电视的进按下了暂停键,一脸不耐烦看着隼人。
听着古典钢琴音乐的满也抬头望向了他。
隼人激动地浑身颤抖,举着手上的一叠纸半天说不出话来。
响也疑惑地走到隼人身边,将那叠纸抽了出来,把手中的水塞给他,然后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其余三人都屏息凝神的等待着。
谁知刚看到第一行字,响也便脸色大变,他嚯的抬起头,对他们说到:“我们被选上了!”
“选……选什么?”进还没反应过来。
康平脸色不变,但手中的报纸却被捏紧。
满微愣,手不由自主地按下了按钮,切换了歌曲,耳机中传来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把他吓得浑身一震。
那个杀千刀的下载了这首歌?!
隼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原地激动地↑跳↓跳。
康平见状,无奈起身按住他:“我知道你很高兴,但楼下马上要来投诉了。”
但隼人哪管这么多,将康平扑了个满怀:“康平康平!我们被选上啦!我们可以饰演狂月啦!”
康平因惯性退后两步,站稳后摸了摸隼人的头,嘴角微微勾起:“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话语之间满是宠溺。
进毫无防备地被秀了一脸,但随之而来的喜悦席卷了他的心间,他看向满,眼底是掩盖不住的欣喜。
响也则欣慰的表示今后的房租终于有着落了,再也不用靠自己的私房钱了。
满也盘算着是否可以考虑买架钢琴,或者买几张专辑。
等等你们两个是不是注意点不对?!
还是说不愧是夫夫?!
进表示自己头上绿滴。
不过总之今后的生活一定是美满的!!隼人两眼放光的想着,哈哈终于可以和大家(康平)去吃城西那家有名的火锅店啦!还有烤肉串啊黄焖鸡(??)啊日本韩国料理啊美女的写真集(?!)啊什么的全都会有哒!!!
少年你在立天大的FLAG你造不造?
众人都打着心中最美好的算盘,那叠狂月剧组寄来的通告书在午时灿烂的阳光下更加耀眼。
(短小但精悍!(你滚)总之想看续篇我会写哒✧*。٩(ˊᗜˋ*)و✧*。